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光学暴露征候 >

日法德加有没有高铁出轨爆炸酿成严重伤亡的例子

归档日期:10-03       文本归类:光学暴露征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德国高铁只能在气候适宜的大平原上跑,不能去炎热,寒冷地区,温度低于15°就跑不了,跟中国高铁能在零下20°跑差太远,实用性差太远,也不预评价了。

  单说日本,日本新干线是跟中国高铁比较相近的,而且两国相距较近,这些年其它高铁国家都不敢跟中国高铁叫板了,唯独日本还在瞎逼逼,所以我就只比较嚣张的日本新干线。

  日本高铁在国内公知精英的宣传下,显得十分高大上,而且号称“三十年无事故”,其实是扯淡,日本新干线经常造成严重伤亡事故。

  2005年尼崎市脱轨事件,死100多人,伤500多人,跟当年美国的那次严重脱轨事件有得一拼(美国是死伤550人)。

  2011年秋田新干线一个月内连续三次发生追尾事故,所幸当时已经进入减速阶段,无人员伤亡,但却波及6万多人的出行。

  2015年,新干线发生火灾事故,所幸当时是列车已经进站停靠,车上无人,但当时车上所有灭火系统,报警系统均没有正常运转,可靠性质量堪忧。

  新干线的事故其实很多,但由于日本政府的封杀,很多事故都无从得知,我上面说的三个实例是央视报道过,日本新闻也报道过的,其实还有很多事故,你有兴趣可以去天涯等论坛查找,有人以前专门搜罗过新干线的各类事故,就不一一列举了。

  基本是处于小事故月月有,大事故隔几年就搞一次的状态。(不仅是高铁,也包括快速列车),按人口比例换算,日本新干线倍左右。

  另外,日本高铁技术华而不实,造成可适用性较差,台湾地区是唯一引进新干线的地区,结果两年前,台湾高铁已经破产,欠债数十亿美元,日本高铁技术其实是被国内公知精英严重夸大的,但凡坐过中国高铁再坐日本高铁的人,都会不以为然,这点在YouTube上也有过不少老外的体验视频,就不多说了。

  日本高铁唯一比中国高铁有优势的地方,是在它精致出色的餐饮上,这跟日本人的行为习惯有很大关系。

  1954年9月26日,日本国铁洞爷丸铁路轮渡事故,导致1155人遇难。这可能是至今人类交通史上最大一起事故。

  1945年8月24日,日本国铁八高线两列火车正面相撞,造成105人死亡。

  1947年2月25日,日本国铁八高线高丽川站附近发生列车脱轨事故,共造成184人死亡,500余人重伤。

  1955年5月11日,紫云号铁路事故,包括108名小学生的168人遇难。

  1962年5月3日,日本国铁常磐线三河岛站列车多重冲撞事故。160人死亡296人受伤。

  1980年2月20日京阪电车置石脱线日名古屋駅构内寝台特急追突事故,14名伤亡

  1985年7月11日能登线日东急东横线日余部鉄桥列车転落事故,死6名,负伤6名

  1987年7月8日名古屋铁道犬山线平田桥站南侧有新川右岸道口发生事故伤亡187人

  1987年9月21日近畿日本铁道东大阪线新切石车站的生驹隧道内,高压供电起火,伤48人

  1988年12月5日JR东日本中央线东中野駅列车追突事故死者2名,伤者116名

  1991年5月14日,信乐高原铁道列车正面相撞,事故死者42名,伤者627名

  1992年6月2日关东鉄道常総线日岛原鉄道列车正面冲突事故死1名,伤者74名

  1994年2月22日特急大空号脱线日JR东海?三岛駅乗客転落事故死者1名

  1996年6月26日JR东海?高山本线日山阳新干线冈山运転所列车冒进事故负伤者??)

  1998年1月20日百合鸥保线日泥佐铁路鉄道,中村线日山手货物线日山阳新干线福冈隧道混凝土落下事故伤亡者??)

  2000年12月17日京福电気鉄道?越前本线日JR东日本?宇都宫线日JR东日本?山手线新大久保駅站台塌落事故死3名。

  2001年6月24日京福电気鉄道,越前本线日名鉄新羽岛駅列车撞击事故,33人伤亡。

  2002年2月22日晚,福冈县宗像市发生重大列车追尾事故,造成77人受伤。

  2002年2月22日JR九州?鹿児岛本线日名古屋鉄道?名古屋本线日JR西日本东海道本线日,山阳新干线日,日比谷线“中目黑-惠比寿”事故。一列开往中目黑列车脱轨,撞上了迎面开来的列车。造成5名乘客死亡,63人受伤。

  2003年9月28日,JR东日本中央线日,名鉄新岐阜駅电车车止冲突事故伤者36名

  2004年10月23日,日本上越新干线日土佐铁路宿毛站特急骤停事故,死1名 伤10名

  2005年4月25日JR福知山线冢口——尼崎駅间脱线日晚,日本新干线号”在行驶到北部山形县庄内镇时脱轨翻车。事故死亡人数5人,受伤人数达到33人。

  2011年5月27日,北海道占冠村的特快突然在隧道内故障,随后发生火灾,有36人在火灾中严重受伤,6节列车全被烧毁。

  2014年2月23日,一辆还未载客刚出门列车,在川崎火车站撞上一辆铁路维修车。造成两节车厢出轨,两名列车人员受伤。

  2014年6月21日,日本鹿儿岛县指宿市的枕崎线列车脱轨事故,幸亏当时车上共有48名乘客和列车员,只有11名受伤。

  2014年6月21日,凌晨4时13许,在北海道木古内町,发生货物列车脱轨事故,1名受伤。这是4月以来发生的二次脱轨事故。

  2015年6月30日,在日本东海道新干线新横滨至小田原间,一列火车突然发生火灾,其中有2人心肺功能停止死亡、多人受伤。

  2016年4月15日,本西南部九州岛熊本县一列新干线列车脱轨,多人受伤。

  2017年3月2日,早6点55分爱知县安城市上条町的JR东海道线小薮铁道口,撞上一辆汽车起火。司机死亡,列车的车厢脱轨。

  最高运营时速250公里以上的新建铁路、或经过提速改造后最高运营时速200公里以上的既有铁路,称为高速铁路。(日本铁路的“干线”是按客货运输量定义、区别于运量小的支线性质的“地方交通线”,无需在这一点上纠结)。(需要注意的是在日本“高速铁道”这个词却未必是指“高铁”,很多时候恰恰指的是和高铁没有任何关系的都市圈电气铁路,比如东京地铁最早就是由一家名为“东京高速铁道”的公司兴建和运营的,因此绝不能望文生义。)

  高速铁路是设计时速250公里及以上(含预留提速条件的)、初期运营时速200公里以上的客运专线。可见中、欧、日的速度标准相差并不很大,高速铁路的速度门槛都设置在200km/h左右,但中国标准里多了“客运专线”一条,这就带来了问题:如果一条线公里以上、但却是客货两用的,是否应作为“高速铁路”呢?在这方面日本新干线是客运专用的基本没有货运(除北海道新干线在青函海底隧道段以套轨形式与货车并行外),并不难判断其性质;但欧洲的高速铁路大多同时有快速货运列车运行,如果非要纠结于“客运专线”一条,岂不是会得出欧洲没有一寸“高速铁路”的结论?显然这不符合实际,因此这里倾向认为高速铁路只需要达到一定的速度标准,具体采用何种运营模式、是客运列车专用还是客货列车混用,并不影响“高速”(

  以上,则我们对高速铁路已有一个较清晰的定义,可以探讨欧洲、日本发生过的“高铁事故”了。1.日本新干线关于新干线事故,有人提到了JR福知山线列车脱线事故,类似的还有羽越本线列车脱线事故、信乐高原铁道列车冲突事故等,但其实不然。福知山线是一条二战前就建成的铁路线,在日本的法规中称为“在来线”(类似国内的既有线),列车正常运行速度不过130km/h,是一条市域通勤铁路、类似于国内的上海金山城际,显然不属于“高速铁路”的范畴。2005年的JR福知山线事故以及更早的信乐高原铁道列车冲突事故虽然造成了严重伤亡,并且暴露出日本铁路在运营管理上的重大缺陷,但本身和新干线并无关系,只不过人们往往被伤亡数字过度吸引了眼球而有意无意中混淆视听了。秋田新干线也同理,它和山形新干线同属“迷你新干线”,是在既有线mm准轨后供特制的新干线列车——由于建筑限界限制,车体较标准的新干线列车缩小,故得名“迷你新干线”——直通运行。我们知道UIC标准是认可时速200公里以上的提速改造既有线为高速铁路的,但山形·秋田新干线由于既有线的线形不良,导致最高时速不过130公里左右,并未达到“高速铁路”的标准,类似国内的既有线动车如广深和谐号(按,国内的既有线年降速后最高时速不超过160公里,也已无法满足“高铁”的定义)。实际上在日本的铁道法规中,“山形新干线”的规范名称是改造前的线路名“奥羽本线”,“秋田新干线”的规范名称是改造前的线路名“田泽湖线-奥羽本线”,东北新干线直通迷你新干线的运行模式称为“新在直通”(新:新干线,在:在来线),换言之两线在法律上属于在来线。至于为何会有新干线之名,除了新干线列车可以直通运行之外,就是沿线政府和民众乐得蹭个“新干线”的热门IP吸引人气的缘故了。那么,时速200公里以上的“标准规格新干线年,有东海道新干线、山阳新干线、东北新干线、上越新干线、北陆新干线(旧称长野新干线)、九州新干线(鹿儿岛线条标准规格新干线开通或部分开通,时速基本在250公里以上,无疑属于“高速铁路”,除此之外日本没有其他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铁路线,

  把日本其他的铁路线称为“新干线”纯属误读(甚至还有把东京市内的通勤电车山手线误读为“新干线”的……无法直视)。新干线的历史上发生过哪些事故?可以说从1964年至今,

  新干线尚未发生过重大旅客伤亡事故,但也绝非一些人吹嘘的零事故。比较值得注意的事故有——造成群死群伤的事故:东海道新干线年发生晚点列车撞击在线路区施工的保线伤;东北新干线年也发生了同类型事故,2死6伤。造成旅客伤亡的事故:1995年东海道新干线三岛站发生旅客坠落事故,一名高中生因冲门上车而被关闭的列车自动门夹住手指,由于列车长和站台工作人员不注意观察,0系列车的自动门也未能检出异物,乘客被列车一直拖行至站台尽头后掉入轨道遭碾压身亡,JR

  2015年,山阳新干线发生列车在高速走行中车辆部件松动脱落事故,一名乘客被从车窗外飞来的脱落零部件击伤,属于运营方责任造成的人身伤害事故

  受2004年新潟中越地震影响,上越新干线系列车虽在接到地震波预警装置的信号后实施紧急制动,但还是在减速过程中在高架桥上脱轨,这是新干线第一次发生载客列车走行中脱轨事故

  与此类似,受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影响,东北新干线系列车发生脱轨事故,无人员伤亡;2016年4月的熊本地震也导致一列回送的800系列车在九州新干线熊本综合车辆所内脱轨,无人员伤亡。至此新干线次列车脱线事故(如果再算上前文所述非标准规格的秋田新干线年的一次轨道积雪导致的列车低速运行中脱线次),但均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不过其中3次事故是空载的回送列车或试验列车,何来乘客伤亡一说,当然因地震脱轨也算情有可原)。

  “TGV”在法语中是“高速列车”的简称,法国的高速铁路系统包括新建高速线(LGV)和TGV列车直通运行的既有线(称为lignesclassiques),后者由于线路条件所限速度通常不高,大致相当于国内的既有线动车,严格意义上说只有最高速度达到270~320km/h的LGV方可称为真正的“高速铁路”。在既有线上运行的TGV列车发生过若干起与汽车相撞的道口事故以及与既有线普通列车的碰撞事故,所幸人员伤亡均不严重;在新建高速线LGV上,TGV高速列车也发生过几次较大事故——1992年:一列TGV高速列车在巴黎至里昂的LGV东南线马孔洛什车站因冲破道岔而脱轨,事故并未造成车上乘客伤亡,但列车脱轨后将站内轨道上的道砟(法国高速铁路至今一直采用有砟轨道)击飞,结果正在站台上候车的20多名乘客被四处飞溅的碎石道砟击伤。1993年:由于暴雨导致一座施工时未被勘测到的一战时期遗留的坑道坍塌,导致线路出现一处塌方陷坑,一列TGV高速列车在巴黎至里尔的LGV北线公里时速脱轨。此次事故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有史以来

  2015年:一列TGV试验列车在对巴黎至斯特拉斯堡的LGV东线进行正式开通前的调试过程中,由于司机未能及时制动(调试过程中需在线路正常运行速度基础上提速10%试验,故需暂时关闭列控,列车不能像正常运营时一样在超速时能在信号系统控制下设备自动进行制动,只能靠司机判断和控制)而在埃克维尔桑附近的高速线km/h速度脱轨(该弯道正常设置限速为160km/h,试验时本计划以+10%的176km/h通过,但司机没来得及在进入弯道时制动),列车随后翻下高架桥和路基并解体,部分车厢坠入桥下的运河。由于是试验列车,本次事故的11名死者中多为参加试验的法铁员工和技术人员,另有42人受伤,部分伤者伤势严重。不过救援过程中发现车上还有完全不应该在场的未成年人,经查是个别法铁职工私下把儿童带上试验列车(这种行为或许早已有之,只是这次事故才暴露了出来),对此法铁予以严厉批评。

  这是法国高速铁路自1981年开通运营以来伤亡最严重的一次事故。截止目前为止,法国高速铁路发生的最严重事故莫过于2015年的LGV东线试验列车脱轨事故,造成11死42伤。法国高速铁路在安全性上的表现总体还算合格,但也不免于各类大小事故。

  德国的高速列车称为ICE(InterCityExpress,意为城际特快列车),和法国一样,德国的高速铁路系统也包括新建高速线公里)和提速改造既有线(ABS,经改造后时速多在200公里上下)两类。然而,德国很不幸地拥有着一个世界纪录——迄今为止

  。这次事故直接导致原本已几乎赢得台湾高铁大单的西门子惨遭日本新干线“反杀”(当然事故带来的负面影响并不是ICE落败的唯一原因),代价不可谓不沉重,这就是1998年6月3日的艾雪德列车脱轨事故。由慕尼黑开往汉堡的一列ICE-1型高速列车在以200公里时速走行时,由于轮对设计缺陷导致钢制轮毂破裂,最终列车脱轨并解体,还将脱轨处的一座跨线公路桥完全撞塌,事故造成101人死亡(除了车上乘客和车组外,还有2名当时在桥下作业的德铁员工不幸被卷入)、88人重伤。谈到德国高速铁路事故时,只是一个艾雪德灾难就足够了,而这次事故的原因完全是人为的:列车设计上的先天缺陷、日常检修工作的疏忽大意、司机在列车发出异响后未及时停车……可以说从技术层面到运营管理层面都完完全全是一次奇耻大辱。

  (P.S.“德国高铁只能在气候适宜的大平原上跑”???NBS可是有着40‰的极限坡度,在全世界的高速铁路中都数一数二。俄罗斯莫斯科-圣彼得堡高速线公里的游隼号高速列车就是ICE-3型动车组的引进版,难道俄罗斯冬季“温度不低于15℃”?别忘了国内用于北方高寒地区的CRH380BG型高速动车组也是在ICE-3的引进版CRH3C型高速动车组的基础上进行技术改进、仍然属于西门子的Velaro高速列车技术平台。)

  除艾雪德惨祸之外,ICE还发生过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故(道口事故、与其他普通列车的碰撞事故、脱轨事故等),所幸总体上人员伤亡不大。比如2008年,一列ICE列车在汉诺威-维尔茨堡高速线上运行时撞上羊群并脱线年,一列由阿姆斯特丹开往巴塞尔的ICE高速列车在运行时一个车门突然脱落,击中邻线的另一列ICE列车并造成6名旅客受伤。就在今年5月2日,一列ICE高速列车在驶入多特蒙德火车站时(可能由于线路不平顺或道岔故障)低速脱轨,导致2人受伤。

  AVE是西班牙高速铁路的品牌,西班牙高铁目前为世界第二大高速铁路网(“仅”次于中国的2万公里,西班牙为3100余公里......),在技术方面也有自己的特色:摆式列车、可变轨距技术、单轮对转向架等。由于除了本国生产的高速列车外西班牙还引进了法国、德国、意大利的高速列车技术,西班牙高铁在车型上相当多样。然而西班牙也很不幸地成为另一起伤亡惨重的高速铁路事故的发生地,这就是2013年7月24日(似乎与某个不幸的日子只差一天)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列车脱轨事故。命运是无情的,不管几十年来人们为了安全运行付出过多大的努力,只要一次疏失、一次重大事故就足以使过去辛辛苦苦积累的名声“毁于一旦”。

  2013年7月,一列由马德里开往费罗尔的西班牙国铁S-730型高速列车(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列车,设计最高时速250公里。该车型为摆式列车、可提高通过小曲线时的速度;采用Talgo列车的可变轨距技术、可在西班牙的1435mm准轨高速线mm宽轨既有线上来去自如,并能兼容高速线Hz交流和既有线kV直流两种供电制式;在电力机车后还加挂一节柴油发电车,使得列车可进入未电气化的既有线,不过以内燃模式运行时速度降至180km/h)在进入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车站前的一小段既有线上出轨。这是一处进站前利用既有线改造而来的急弯道,曲线km/h。但是,当天驾驶列车的司机加尔松显然没有限速行车(根据后来的媒体调查,加尔松似乎有飙车的“个人爱好”并常在个人网页上炫耀)。由于该进站段是由既有线改造而来,当时仍在使用旧的信号系统,不同于新建高速线使用的ETCS信号系统(国内高铁使用的CTCS-3级信号系统也部分吸收了欧洲的ETCS信号系统技术。顺带一提,ETCS出现的本意是统一欧洲各国“各自为政”的高速铁路信号系统以便开展国际联运——现在欧盟内部的国际列车为适应不同国家的技术标准,经常需要同时装备好几套信号设备。不过,ETCS目前在欧洲也只得到了部分推广,反倒是中国高铁在这方面“捷足先登”了),西班牙既有线的信号系统只具备超速警报功能而不具备设备自动制动功能,因此没能成为阻止当事司机超速行车的最后一道防线km/h的两倍于限速的速度进入弯道,加尔松此时才开始紧急制动但为时已晚,列车脱轨冲出弯道后解体,还引发柴油发电车起火燃烧,事故造成80人死亡、140人受伤,这是

  世界高速铁路历史上仅次于艾雪德灾难的惨重事故,而造成这样一场灭顶之灾的仅仅是一个没有受到足够制约的人。总结:

  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可靠的系统,人们能做的是提高警惕、尽可能地预防和消除隐患,但即便如此,任何一个小小的疏失甚至运气因素都可能导致事故降临,灾难虽然令人懊恼,有时候却也的确是防不胜防。而在惨祸发生之后,人们更需要的是反思问题所在并做出改进,而不是因为一次两次事故而一蹶不振失去信心,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

本文链接:http://asaaancr.com/guangxuebaoluzhenghou/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