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光线法 >

古代晋人书画名家之王诜与《渔村小雪图

归档日期:09-26       文本归类:光线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北宋书画大家王诜(1036---1104)字晋卿,山西太原人,熙宁二年(1069)娶宋英宗之女蜀国公主为妻,拜驸马太尉。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王诜被称为“小王都太尉”,水泊梁山头号敌人高俅就是曾在苏学士,亦即苏东坡门下转至王诜处,才因踢球而被徽宗皇帝看重以此发迹。在书画艺术上王诜一生之成就非常出色,笔法学李成山水幽谷寒林,皴法师郭熙,墨青渲染、青绿设色效法李思训父子,创新而自成一家。王诜传世作品水墨山水《渔村小雪图》、青绿设色《烟江叠嶂图》均有徽宗赵佶亲笔书写标题,当为王诜亲手所作。此两幅图画在《石渠宝笈初编》著录,后分别收藏在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苏轼汇评》云:“王晋卿得破墨三昧。”(三昧一词源自梵语,意思为止息杂念使心神平静,佛教重要修行法。)为了书画收藏,筑“宝绘堂”,庋藏历代法书名画观摩临写,请当时之文坛领袖苏轼书写《宝绘堂记》。与苏轼、黄庭坚、米芾、秦观、李公麟等众多文人雅士交游密切,经常一起切磋书画艺术,极大地提高其造诣。王诜极喜仿制前人名家书画赝鼎,藏于“宝绘堂”以飨同行。据米芾《书史》载:“余每到都下,王诜邀过其第,即大出书帖索余临学,锦囊玉轴装,装染使公卿跋。”王诜自恃书画功夫了得,又邀同为此行高手之米芾上阵,专使王公大臣们题跋,假的也就成真的了。王诜与苏轼友情深厚,对苏可谓义薄云天,“乌台诗案”苏轼身陷囹圄,昔日众多友好恐因祸福避趋之。而王驸马为营救苏轼四处奔走,最终皇帝以“泄露密令”之罪名将其列为苏轼同谋也卷入此案中。

  王诜有生之年最重要之一次社交活动便是著名于中国文化史上第二次雅集——西园雅集,国人家喻户晓之文化史上第一次雅集当然应为兰亭雅集,参加者有王羲之、谢安、孙绰、王徽之、王凝之等四十一人,产生了书法史最重要之行书作品王羲之《兰亭序》。王诜组织之此次西园雅集是于北宋元封元年,邀请苏轼、苏辙、黄庭坚、米芾、李公麟、秦观、晁补之、张耒、刘泾、李之仪、蔡肇、陈景元、王钦臣、郑嘉会、圆通大师(日本僧)等十五人到其府邸游园。大家推举李公麟绘制《西园雅集图》,成为其代表作为后世传颂,又请米芾作《西园雅集图记》,而时至今日,《西园雅集图》早已失传,惟米芾《西园雅集图记》流传下来。以公正立场纵观王诜一生,其既有书画造假之阴暗面,又有书画艺术与收藏成就卓然之积极面;既有戏妾辱妻(即公主)而开罪皇室一面,也有不畏强暴为营救苏轼侠肝义胆之一面。王诜具备如此复杂特色之背景之下,成为美术史千古传颂之艺术大师,书画收藏界可与皇家媲美之巨擘,更是历代文人士大夫羡慕不已之西园雅集主人。

  特别要谈一下王诜朋友圈与收藏可谓是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中登峰造极者。北宋王朝有一系列优待文士之国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并带动书画艺术繁荣与发展,除皇室编列入《宣和书谱》、《宣和画谱》这种举国收藏外,私人收藏也十分活跃。王诜作为文人书画家,以极高热情投入到对前贤今人可入法眼之品上,身为皇亲国戚,可称为宋代私人书画藏家典型代表,其收藏书画来源与鉴赏家以及文人朋友圈,可谓是前无古人也后无来者。对王诜记载最完善者乃《宣和画谱》,其中《王诜传》云:“驸马都尉王诜字晋卿,本太原人,幼喜读书,长能属文,诸子百家,无不贯穿,视青紫可拾芥以取。又精于书,真行草隶,得钟鼎篆籀笔意。即其第乃为堂,曰宝绘,藏古今法书名鱼,常以古人所画山水于几案星壁间,以为胜玩。”王诜藏品十分丰富,且几乎均为精品,这些宝贝获得方式,据史载大致有赏赐、赠与、互换、借而不还、购买、作伪等。作为真宗朝驸马,按辈分应为徽宗赵佶之姑父,而赵佶对书画之痴迷甚至疯狂,完全不亚于王诜,因此二人私交甚好。蔡京之蔡绦《铁围山丛谈》云:“王晋卿旧宝徐处士《蜀葵图》,但二幅,晋卿每阅叹其半,惜不满也。幑庙默然,一旦访得之,乃从晋卿借半图,晋卿惟命,但谓端邸爱而欲得起秘和。幑庙始命匠者标轴成全图,乃招晋卿示之,因卷以赠晋卿,一时盛传,人已俱异,厥后禁中谓之《就日图》者。”王诜还有许多藏品为别人赠送,如朋九万《东坡乌台诗案》载:“熙宁八年,成都僧惟简,托轼在京求师导,轼遂将本家元收画一轴送于王诜,称是川僧觅师导,王诜允许。”以苏轼时在文坛地位和其与王诜之交情,此事不过举手之劳,但苏轼坚持要带上书画古玩,甚至会拿自己珍藏赠予王诜,以觅得之。而王诜还用非法占有即借而不还之手段予以抢夺,如米南宫《书史》云:“王诜借砚山去,不即还,刘为泽守,行两日,王始见还。”又“苏轼子瞻作墨竹,从至一直起到顶,吾自湖南从事过黄州初见公,酒酣曰:‘君贴此纸壁上’,观音纸也,即起作两只竹,一枯树,一怪石见与,后晋卿借去不还。”同时期米芾对自身以假乱真之临摹本事感到自豪,而对王诜作赝鼎大胆程度也是自愧不如,王诜之绝招在于借临摹书画作品之机,直接参与作伪,方法是伪托他名,并请达官显贵为其题款,以增加可信度。很自然,经济实力雄厚,王诜从来也不在乎钱,更多的时候驸马是通过购买而获得自己看好之品,办法是通过相关人员做为媒介。米元章《书史》云:“管军苗履长子,其人屡与王诜寻购得书,余尝目为太尉书駔(即经纪人),平生欲调洛苏一官,以购书画,不可得,今老矣,目加昏,鉴不能精。”可见,时人为仕途升迁而投王诜所好,书画在利益交换中作为媒介,披了一层文雅自然而和谐之外衣,从而含蓄委婉地完成各自利益所求。还有古今不易之法就是文人以传统交换而获得心仪之物,那个时候资历雄厚且具有一定地位之藏家之间书画珍玩置换正常而频繁。王诜宅邸——西园,堪称北宋徽宗朝京城主要雅集中心,私邸东侧筑“宝绘堂”,专藏古今法书名画,大有王谢风流。苏东坡对此有诗云:“侯家玉食绣罗裳,弹丝吹竹喧洞房。朱门甲地临康庄,生长介胄羞膏粱。喷振风雨驰平岗,前数顾陆后吴王。”反映出此地之富丽,典藏之高赡,高朋满座,品书论画之炫闹场景。尤其高明与可贵的是,在高雅之书画诗酬唱和之中,王诜既收获了“赞誉”也名正言顺地得到名人雅士们之手迹,这时候苏、黄、米、蔡均为王诜驸马宅邸西园中之常客。

  苏轼对王诜之书画水平评价极高,有文云:“驸马都尉王晋卿画山水寒林,冠绝一时,非画工能仿佛。得一古松帐奉寄,非吾兄别识,不寄去也。幸秘藏之,亦使蜀中工者见长意思也。他甚珍惜,不妄与人画,知之。”作为驸马,王晋卿与徽宗赵佶有亲戚关系,而此二君之交谊却远超此层,蔡绦云:“徽宗在潜藩时,独喜读书学画,工笔札,所好者古器、山石,异于诸王,与驸马都尉王诜、宗室令穰游,二者皆有时名,由是上望誉闻于中外。”从这里可以看出,赵佶早期诗文、书画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王诜。

  王诜与黄鲁直交情不浅,其收藏之书画,除请苏东坡观赏题品外,更是殷切敬邀黄庭坚,以黄鲁直之个性,对王诜自身作品及所收藏大胆提出批评意见,而晋卿也无诿过之嫌,可见他们感情不同凡响,黄庭坚在《题北齐校书图后》云:“往时在都下,驸马都尉王诜时时送书来作题品,核泛剥令一钱不值,晋卿以为过。某曰:‘书画以韵为主,足下囊中物,无不以千金购取,所病者韵耳!收书者观予此语,三十年后当少识书画矣。’”以王诜身份地位,是无人敢轻易得罪者,而黄鲁直对驸马都尉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

  《石渠宝笈初编》重华宫著录宋王诜《渔村小雪图》一卷,素绢本墨画,无款,前隔水有宋徽宗赵佶瘦金体书“王诜渔村小雪”六字,上钤双螭一玺,卷尾有“商邱宋犖审定真迹”一印,前隔水押缝有宣和一玺。又一印漫漶不可识,后隔水押缝有“政和”玺二,“宣和”玺一,拖尾有“纬萧草堂画记”一印。宋荦(康熙间人,为清早期诗人、书画家,政治家,与王世祯、施润章等同称“康熙年间十大才子”,官至吏部尚书。)跋云:“昔人云,书中唐模,画中北宋,得之便足自豪。驸马都尉王晋卿,北宋中巨擘也,其遗迹最烜赫者,首为《烟江叠嶂图》,次之为《瀛山图》,陈眉公云,‘烟江卷旧藏王元美家。余曾见于万卷楼下,后转质虞山严氏,遂如泥牛入海’。董文敏云‘《瀛山图》在嘉禾项氏,惜不戒于火,已归上天。余二十年前于棠村梁相国斋中见设色一幢,相传为晋卿笔。恐尚未确,都尉风流殆随云烟灭没尽矣。’紧跟之品为《渔村小雪卷》载《宣和画谱》历代藏弆(意在收藏)御府。鼎革时为沧州戴侍郎严荦所得,侍郎殁,其后人求售辇下,乌目山人王石谷购作枕中秘。康熙庚辰正月山人来吴,出以相誇,为之叫绝。按晋卿画源本营邱,此卷清苍秀润,人物林木,大类摩洁,尺幅中具有雅人深致,非范宽醉许可比。瘦金题字宛然,玺印累累,诚稀世之珍也。夫汉碑在人世,略可指数,曹全碑晚出顿焕人耳目。此卷得母类是。绵津山人宋荦题。”卷高一尺三寸八分,广六尺九寸。

  《渔村小雪图》手卷,绘冬日小雪初霁之山光水色。渔村被置于画之右端,开卷便见白雪覆盖之远山与近岸,疏苇寒塘,有众渔夫在忙碌,或张网、或钓鱼、或拉罾(方形渔网)、或抬网,各种树木掩映之渔村隐现。右边长卷则描绘白雪皑皑之峰峦岩岫及山色之苍苍茫茫。山中有瀑布飞溅,近处勾画出数棵巨松,或挺直、或偃仰、或舒展,松针显然为李成之“攒针”法,线条遒劲刚强,极见功力。而山中有二行人,一隐士策杖而一小童携琴;江边篷舟中有士人对酌,画面可以看出王诜绘画讲究舒其志,表现人之思想感情,描述人们内心世界。山石兼用卷云皴、刮铁皴,显然取法于郭熙。然后用“破墨法”烘染:先沿勾线向内用稍淡于勾之墨色加染,然后用清水向内化开过渡,墨色淡雅而鲜亮,层次感强,得到苏东坡多次赞扬。尤其为王诜独创于峰顶、岚尖、树头、沙脚边缘处敷以白粉,又在树顶、苇尖略勾金线,一改唐以来金碧山水之恒以金线勾山廓、石纹、坡脚以及宫室、楼阁等物事,似乎更适合表达雪后之阳光感,后人赞美此图:“刻画严谨、笔墨精炼、气象浑成,云之深远。”

  唐宋画家由于当时气候变化带来影响,喜作雪图。据当代气候学家竺可桢研究表明,在唐朝中期至南宋几百年间,中华大地上气候经历了由温暖向寒冷,再向温暖转变之过程,尤其是北宋正是寒冷时期。此时画家们生活于大雪纷飞之岁月里,体验冬雪机会增多,与林海雪原之感情无限深沉。因此唐宋画家好作雪景图,传世者有:荆浩《雪景山水图》、巨然《雪图》、赵幹《江行初雪图卷》、李成《群峰霁雪图》、范宽《雪山萧寺图》、许道宁《关山密雪图》、郭熙《关山春雪图》等;在绘画技法上,这个阶段中华绘画总结了魏晋以来历代水墨画最善于表现雪景之黑白对比及灰色基调;在思想境界层面,雪景所营造之空寂清澈、超凡脱俗之氛围,更契合文人画家所追求之“天人合一”之儒家理念以及“澄怀观道”之禅意。王晋卿画《渔村小雪图》则于水墨之上加青绿、白粉,勾以金线,在苍凉中仍透出一丝灼热,散发出其皇亲国戚之富贵气。驸马都尉王诜之艺术成就,体现出“水墨自与诗争妍”之美妙境界,明显地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画之表现手段,对后世画家影响巨大而深远,从而也奠定王晋卿在中国山水画历史上之地位。

  据现存画迹与文献记载,王诜绘画作品基本为三种面貌:第一为水墨,包括水墨淡彩以及以水墨为基调画加金描。此类画据继本朝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后,最重要之绘画通史类著作——邓椿于宋熙宁七年起所作《画继》载云:“墨作平远,皆李成法也。”米芾云:“王诜学李成作小景,亦墨作平远。”第二种为青绿山水。师法大唐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即大小李将军)。明代布衣文人书画收藏家及书画著录家张丑《清河书画舫》中云:“王诜之画,金碧绯映,风韵动人,不知者谓‘李将军思训笔,晋卿题为己作’殊可笑也。”据《式古堂书画汇考》载,目前存世王诜之《江山秋色图》,旧题为赵伯驹作,是王晋卿此类画略加演进。第三种为水墨与青绿结合之画法。既有大小李将军法,又有李营邱法,从而自成一家。米芾云:“王诜学李成法,以金碌为主,似古。”《画继》记载:“王诜所画山水,学李成皴法。”此处黄山谷最清楚,他说:“王晋卿画山水云树,缥缈风埃之外,他日当不愧小李将军。”

  纵而观之,王诜此类画法以墨勾、墨皴为根基,而后着青绿色,看似李思训,实为李昭道法,古为青绿,今为水墨,所以又叫“不古不今。”而静下心来细加考察也不完全似李昭道,因小李将军为吴道子墨骨加李思训色彩,而王晋卿山水则为李成墨骨加李思训之色彩,所以说王诜乃“自成一家”,从南宋成为宫廷大师者李唐山水可以看出,多取范宽墨骨再加浓重之青绿颜色,其风格明显地受到王诜画风深刻影响。北宋画院后期之复古风气,回归至李思训之青绿山水,在王诜画里已经见到消息,历来论者认为王诜与郭熙为李成之主要继承者,实际上王诜学李成比郭熙更彻底,当然王晋卿笔法中也吸收了郭熙画法之精华。清代吴升《大观录》谓王诜画“笔墨全学李成、郭熙,直接右丞一派。”当然与王右丞相联系,主要指水墨山水,青绿山水主要应归功于大小李将军。

  王诜学古、学今、师传统,也师造化。被罢官谪居四川而有“万里之行”,南宋资政殿大学士吏部尚书楼钥认为王晋卿画如无南国之磨难,是达不到如此成就的,“若丹青非亲见,景物则难为工。”王晋卿命运极佳,只一位苏东坡便将其捧之日月,见其《烟江叠嶂图》竟然一题再题,其云“浮空积翠如云烟”、“水墨自与诗争妍”、“郑虔三绝君有二,笔势挽回三百年。”苏轼兄弟苏辙在其《栾城集》中有《题王诜都尉画山水横卷》三首,将王诜与王维相比拟。

  唐宋以后,以诗入画,以画喻诗成为潮流,王诜之书画与诗词,诗词与书画二而一、一而二密切相关。其词《蝶恋花》“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杨柳垂垂风袅袅,嫩荷无数青钿小,似此园林无限好,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此词借景抒怀,表达诗人流落异地之悲,老大无成之慨,以及无辜遭贬之苦闷、压抑。曲折地反映出作者内心之惆怅与凄苦之情。此原诗词及墨迹一直保存至今,在故宫博物院。《石渠宝笈续编》淳化轩著录《王诜诗词帖真迹卷》,乾隆御题“的的真迹”,“王诜自书诗词,《蝶恋花 小雨初晴回晚照》,气势豪健,宋纸精洁,虽无名款,为真迹无疑。”其诗与书均得到历代文人墨客、将相之喜好与热捧。该诗起笔“小雨初晴回晚照”富于象征意味,雨后初晴,夕阳返照之景象,暗寓作者久遭谴谪始得召还之人生。终见天晴固然可喜,可是夕阳黄昏,亦复可悲。这便是赵佶登基为皇帝,王诜春风得意时,曾一度出使辽国,官定州观察使、开国公、赠昭化军节度使,然其年已老,这亦悲亦喜之情,全融于这初晴晚照之中。接下来“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句更需玩味。楼台本已巍峨壮观,叠下“金翠”二字状之,气象更加富丽堂皇。如此金碧辉煌之楼台,沐浴于晚照霞晖之中,其倒影又映现于荷池之水面,楼台本身与其倒影,遂构为亦实亦幻之庄严景观。

  难怪《宣和画谱》称王诜“风流蕴藉,真有王谢家风气”,“杨柳垂垂风袅袅”词人以如画之笔,渲染出池塘一片春色。杨柳垂垂,原是静态;风袅袅,则化静态为动态,姿态具动静相生之妙,二字极美,从手迹可见“袅袅”二字真是姿媚无限,笔意之美,与词情相得益彰。“嫩荷无数青钿小”歇拍承上文芙蓉沼而来,时值春天,初出水面之嫩荷,宛如无数青钿,至此,盎然春意触目萦怀。“似此园林无限好”,将上篇作一绾结,园林如此富丽,春色如此迷人,确乎可说无限之好。应知此园林非为别处,即为驸马府邸西园矣!王词中一再对之加以描绘,“似此”二字,已暗将此美好园林与己之间推开一段距离。“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流落”二字,写尽七年之谴谪生涯,包蕴无穷辛酸,又岂是“归来”二字所可去之以尽?重回旧时园林,已物是人非,经此重遣,词人临老,妻子下世,园林纵好,也只能是“心情少”了。韵脚之“少”字,极含婉厚重,有千钧之力。词情到此,由极写富丽之景一变而为极写悲哀之情,真有一落千丈之势。“坐到黄昏人悄悄”,黄昏遥承起句晚照而来,使全幅词圆满。“更应添得朱颜老”结句纯为返现自己一身之省察,词情更为内向,感觉尤为深沉,园林依旧,朱颜已改,人生到此,复何可言。

  初晴晚照,金翠楼台,杨柳袅袅,嫩荷无数,皆可喜之景,亦皆可慰人心。然而词人却只是“心情少”,无法摆脱悲哀。诗词写景设色越富丽,则愈反衬出其伤心怀抱之黯淡。词之中段猛然下跌,来了一个大顿挫,笔势变化有力,为此词又一大特色。抒情结构之巨大转折,与情景之间强烈反衬,却是表现主题之重要艺术手段,足可玩味。苏轼兄弟间《与子由论书》诗云:“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此词以流丽之景伤心怀抱,以婉约之笔寓硬转之势,正是东坡居士以佛禅精神对王晋卿诗词之解读。

  《蝶恋花》“钟送黄昏鸡报晓,昏晓相催,世事何时了。万恨千愁人自老,春来依旧生芳草。忙处人多闲处少,闲处光阴,几个人知道。独上高楼云渺渺,天涯一点青山小。”据《词范粹编》引《西清诗话》得知王诜此篇当为忆旧怀人之作。全词如同绘画,意蕴空灵宏阔,与一般忆旧情词不同,从大处着笔,写时序更替,世事变迁,人生多愁易老,且以自然宇宙无限性,人生一世局限性,推进至个人寥落处境,以忙处反衬闲处,失位投闲、门庭冷落、知音难逢,以独望寰宇收结,大有所思不见,人海茫茫,天遥地远,抚躬怆然之慨,韵致苍凉沉厚,与天地之互通绝不囿于怀思丽人,只是借题表现思想境界在云际高端。

  王诜之佛学思想。究宋代文人据于儒、依于道、归于禅为其精神世界之规律,苏黄米蔡概莫能外。王诜曰:“要如宗炳,澄怀卧游耳。”王晋卿将自己比做魏晋南北朝之南朝宋画家、佛学理论家宗炳,精研《明佛论》,身体力行《画山水序》,自称“澄怀观道,卧以游之”,用书画体现“夫精神四达,并流无极,上际于天,下盘于地。”形虽灭而神不灭,以对山水美学之全新目光俯瞰,对成佛虚伪特别痴迷,跨越过儒学即终极真理之传统误区,又以佛教哲学思维方式来构建生命哲学之体现。这正是一个巨大无比,宽阔无边之世界,王诜诗书画中均显示出这些印迹,佛儒道之精神气质在这里是无法掩饰的。

  联系到大宋时期禅学之黄金时代,苏轼、黄庭坚这批与佛禅有着密切关系者,以他们与王诜之交往,其思想之间互相影响是显而易见。王晋卿不但有自己之深刻自觉,同时深处禅学在社会上极大之普及,朱熹之哲学理论即将登场之时,那个时候大宋执政理念就是对文化给予极大宽容,让思想自由地发挥,由于思想得到解放,各方面创新力量迸发出来,使得中华民族文化事业之每个方面均达到了古代社会之巅峰。这个峰值水平是以后直至今天,再也没有达到更不可能超越。

  对于佛禅,苏东坡一生享之不尽,面对苦难波折无数之人生,总结其生平竟然有这样的话“要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就能说尽其坎坷经历。这些人生极大之不如意,苏东坡总能以超然姿态来排遣,以潇洒旷达来对待,这和其在佛禅方面之长期虔诚修持是分不开的。

  宋代诗词苏、黄并称,更能体现宋词之黄鲁直,其家乡江西修水为临济禅宗之兴盛地,黄庭坚与此地禅宗代表人物联系密切,交往深厚。灵源惟清、圆通法秀(灵源惟清,字惟清,俗姓陈,武宁(今属江西)人,初入黄龙山崇恩寺,任黄龙宗二世祖心禅师侍者,人称清侍者。得印可,住持灵源寺,自号灵源叟。当时权臣张商英曾力聘惟清主持豫章观音寺,坚辞不就。佛印了元再主云居山时,惟清往参,任首座,开堂演法,接纳学子,道誉四驰。圆通法秀,字圆通,俗姓章,秦州陇城人,北宋京城法云寺僧,受法于无为义怀禅师,尽得心传。冀国大长公主闻其名,再三邀请,请住法云寺。性格严厉,道风峻洁。时人皆称其为“秀铁面。”李公麟画马,黄庭坚作词,皆受到其当面指责。诗不多作,然均精品。)是黄鲁直好友,且共同修行。

  黄庭坚习禅用禅,为宋代写禅语录最多之人,在其诗书画创作中大量运用禅家思维语言。不仅如此,他对同时代文人朋友,包括王诜影响是巨大的。鲁直云:“自作语最难,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古之能为文章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元代诗人元好问曾论及此处“黄鲁直天资峭拔,摆出翰墨畦径。以俗为雅,以故为新,不犯正位,如参禅者,末后句为具眼。江西诸君子翕然推重,别为一派。”正在大宋时期做文人,若没有同于禅之本领,绝不好立足于文坛,此关节点通过王晋卿诗书画便可看明白了。

本文链接:http://asaaancr.com/guangxianfa/543.html